服务业消费逐步复苏,江苏夜间经济频频“点名”
发布时间:2020-05-09    稿件来源:服务业处    【字体大小: 】浏览次数:

  夜经济,顾名思义,从当日18时至次日凌晨所发生的服务业经济活动都可归为“夜经济”范畴。201912月,“夜经济”一词入选中国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的“年度中国媒体十大新词语”,印证了这一经济现象的蓬勃生机。

  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经济发展压力空前,在各地“救市”出招中,夜经济被多次“点名”。提振消费,夜经济愈发走向拉动消费的前台。

  疫情渐退,夜经济渐次“点亮”

  当下,随着服务业消费逐步复苏,景区重燃烟火气,夜经济又成为了江苏各地发展“议程表”上的重要内容。

  328日,南京市秦淮区“风雅秦淮”“智慧秦淮”“夜享秦淮”“秦淮有戏”四个板块的31个文旅商融合重大项目签约,总金额达464.8亿元。在未来3年,秦淮河畔将整体打造30个小剧场空间,同步植入新零售、实体书店等商业业态,以演艺带动文旅消费、夜间经济和产业发展,打造“风雅秦淮”的全新IP形象。

  苏州围绕“姑苏八点半”夜经济品牌,打造“吃、住、行、游、购、娱”等系列夜消费活动,并对未来寄予厚望:力争到2022年底,姑苏区夜间经济零售额占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重达到15%以上;常州也着力发展“龙城夜未央”夜生活品牌,依托古运河两岸、青果巷、南大街、江南环球港、迪诺水镇等名景点,整合夜游、夜食、夜购、夜娱,补齐夜间经济短板,力图让城市消费更加年轻化、时尚化。

  苏北也把握住“夜经济”契机,迎接文旅业的华丽转身。连云港盐河巷借盐业、渔业特色,打造出历史文化街区,共吸引来文旅商户235家,年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已逾10亿。“去年夏天,网红打卡点‘鹊桥’成为抖音爆款,今年我们要在品牌、生态等方面进一步改造提升,淘汰低端产品,凸显盐河风情。”连云港市海州区商业街区发展中心王瑞琪表示。

  从坐游船到逛集市,从吃宵夜到泡酒吧,从听相声到看话剧……近些年来,江苏夜经济方兴未艾。201711月,南京市率先出台《关于加快推进夜间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2018年,无锡与盐城也纷纷规划布局夜经济。

  放眼全国,江苏夜经济一直强势领跑。据《2019上半年互联网夜经济报告》显示,广东、北京、江苏是夜经济消费最活跃的地区,众多夜间衍生消费商品如面膜、啤酒、助眠精油等在三地销售火热,正所谓“熬最深的夜,买最贵的装备”。

  千“夜”一面,还当玩出新花样

  420日傍晚,记者来到南京夫子庙景区,夜色刚刚笼罩秦淮河不久。往常傍晚时分,秦淮河边早早就排起了长队,依次登船游览,此刻却没有游客在岸边等待。街巷两旁的餐饮店大多已开放堂食,秦淮灯会也已重启,可只有三两游客在主街闲逛,不少餐饮店员站在柜台前低头玩着手机,不再卖力吆喝。

  而在网上,一些地区夜经济的逐步“复苏”引来网友议论纷纷。有人看到夜市上人头攒动的照片,不禁发问:人流如此密集,又有许多人不戴口罩,这么任性,真的不怕聚集性病例“回头”吗?也有人“吐槽”:晚上10点,我们这儿的街上就没什么人了,黑漆漆一片,还谈什么夜生活?更有人对夜间消费的单调无趣表示了不满:看电影、吃宵夜、逛大街,除了这些,还能干点啥?

  除了从个人角度出发的点点隐忧,夜经济的发展也受到种种制约。南京财经大学营销与物流管理学院讲师于信阳认为,夜间经济发展中的一个较大阻力是配套措施不够完善,“部分城市夜间警察配备少,存在安全隐患;不少城市公交车、地铁23点前就已经停运,给夜归人带来了交通上的不便;还有的地方店铺早早打烊,让人想消费却无处可去,这一系列的因素都已经不适应夜经济的发展。”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表示,要想在夜间消费中掘金,还可以向更多的领域拓展,增加夜间游览产品供给。

  夜经济的发展同样需要因地制宜。“目前夜经济发展多以‘吃喝类’产品供给为主,精神要素含量高的产品供给少,玩得没有内涵。”湖南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郑自立认为,“千城一面”的亮化工程,缺少地方文化特色,文化类产品也供给不足,不利于发展低碳环保型经济业态。

  此外,专家指出,管理夜经济也需要智慧的“头脑”。城市对夜间消费的管理,难度要比管理白天经济更加大。既要放活,又要管好,这需要各部门建立综合协调机制,也需要政府既做好“掌灯者”,又当好“随行人”。

  与此同时,疫情也给夜经济带来了新的挑战:如何调和过去集聚式的夜经济发展模式与如今更受青睐的分散式消费风向?

  线上线下,融合发力空间大

  不难发现,疫情过后,人们对于互联网的依赖性进一步上升,凡能在网上解决的都尽量避免线下接触,美其名曰“省一只口罩”。各地对夜经济也提倡线上线下互动融合发展,鼓励二者齐发力,引领新兴消费模式。

  2019年底,企鹅智库发布的《中国网民“夜经济”指数报告》显示,在夜间消费项目中,晚餐外卖、去饭店吃晚餐、夜场电影这三者以线上形式预订的最为频繁。此外,观看网络直播也成为许多人夜间消遣娱乐的选择:每天看着薇娅、李佳琦种草,既能买到实惠好物又打发了时间,何乐而不为?

  发力线上夜经济,一定程度上避免了群聚式消费,令人安心,同时又与现代购物习惯不谋而合,成为线下消费的有益补充。

  正如法国经济学家萨伊所言:“仅仅鼓励消费无益于商业,因为困难不在于刺激消费的欲望,而在于供给消费的手段。”夜间经济的背后是品质化、多样化、个性化的消费需求。“打造独具当地特色的夜间经济形态,将文化与消费完美交融,培育新的增长点,不失为撬动夜间消费需求的突破口。”于信阳说。

  在提升夜经济品质之余,我们同样不能忽视:不少地方的夜经济,仍存在反反复复、朝令夕改的误区。有专业人士认为,夜间经济是经济波动中的临时之举,还是消费市场的应有之道,需要管理部门首先从源头上理清。不然,难免会像过去那样,一说要提振消费市场,就对夜间经济网开一面;一说要整顿环境,就不问青红皂白拿夜间经济下手。所谓“风来了催着起飞,风停了盲目关停”。

  诸多问题值得追风者用心思量。(来源:新华日报

【打印本页】  【加入收藏】  【关  闭】